给自己画个研磨 围巾参考了照片

上色彩与版式设计的我

哇啊

一口獠牙的小甜甜:

最近由于《大战拖延症》这本书已经绝版,出版书商想要再版,问我要新番外,我也不记得写了些什么,既然这样,索性从头修一次稿吧。


本来是想,十几万字的小破文,重新写一篇也就一两个月的事,小事一桩,没想到一拖拖半年,实在是无从下手,槽多无口。


写拖延症的时候,我还是个傻了吧唧的柴禾妞——会在校招宣讲会上问人家“贵司周工作一百多个小时,怎么平衡工作和生活”这种二逼问题的品种。随便就着一点不严谨的观察,就敢瞎编进故事里,制造了一个有形无心的“拖延症患者”,偷换概念,用“考证”、“升职加薪”来代表大战拖延症的小关卡,并以迎娶高富帅、功成名就结局,单方面宣布治愈了主角的拖延症,全篇可以说是散布不当价值观的典型了。


这本竟然还出版问世了,真是很对不起当时的读者。



炸年糕(不是,是鱼)

首页高考加油啦

有我!!

骞水:

有我!

安娜与国王w:

给鸡姜绿组合的id
好久没更新了( *・ω・)就评论里抽三个小可爱整整id?不过是手写拍照那种:D

所以……甜甜你卡呢……🌝🌝🌝

一口獠牙的小甜甜:

鸡年的年会,拿了个优秀员工的奖(并不是优秀,我部门按顺序轮流拿的,不过这不重要)。


组织给了我点现金,请完客还剩了点,一直花到了狗年的上礼拜,终于,花完了。


一年半没取过现金,业务不熟练了,于是上礼拜取现的时候,又双叒叕把卡忘在提款机里了。


今天才发现卡没了,打电话找银行问柜员机管理部门电话,不靠谱的客服给我发了俩号码,一个打不通,另一个通了,我刚说一句“您是不是某某银行的……”


里面就有个大姑娘嗓门贼大地说:“你怎么又打电话?!”


我就很莫名其妙:“没有啊,我第一次打……”


我也没有天天丢卡。


大姑娘:“谁是银行?我才不是银行的!”


语气非常鄙视。


我:“那您这是……”


大姑娘带着迷之骄傲,“叽嘹叽嘹”地说:“我们这是卖咸菜的!”


特别的骄傲,为中国队喝彩的那种骄傲……


反正我现在抓心挠肝地想吃他们家咸菜。



随缘丢一发无料摊宣()
线上审核+线下领取
具体指路微博@橙子绿呀绿